牢记本站网址: www.94chengren.com

亲与情


母子的感情在这一夜里,慢慢的发酵,芮静作为母亲的尊严、含蓄,在儿子面前已经荡然无存,留下来的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第二天早上,小柳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射到屋子里,床上已经没了母亲的影子,被单上留下了淡淡的体香,他离开父母的卧室,整个屋子静悄悄的,母亲应该是出去了。
小柳回到自己的房间,昨晚那荒谬的一切历历在目,现在看到母亲没有在家里,让他松了一口气,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虽然昨晚也有一部分是母亲主动的配合。
一直到了中午,芮静才回到家,还拿着一袋子的菜,原来她不过是出去买菜了,房间里,小柳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知道母亲回来后,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他没发觉到,母亲的一举一动已经牵动着他的心。
都是一家人,无论是多么荒谬的事情,总有面对的时候,到了午饭时间,吃着饭的小柳一句话不说,有时用眼角偷瞄一下母亲,他发现母亲和他一样,也是埋着头吃饭,眉目间还带着一丝羞涩。
这种沉默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而作为母亲,芮静还是先开了口:「儿子,妈等下看看你最近学习得怎么样,」然后只字不提昨晚的事情。她想着,先从查看儿子的学习情况开始,以此来打破现在的沉默气氛。
小柳也很默契的点头答应了,无论大家发生过什么,她还是自己的母亲,大家还会在一起生活很长时间的,他并没过多的非分之想。
午饭过后,小柳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课本摆放好,等待着母亲的检阅,芮静把碗筷都收拾好,擦干净了手,也来到儿子的房间。
只见小柳规规矩矩地坐着,乖巧地等着自己的母亲进来,他知道,既然到了现在,都没见母亲就昨晚的事情批评他,那么自己那过分亲密的动作也可以就此揭过吧。
此时,小柳的课本已经摆放整齐,芮静随手拿出一本翻着,只面课本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做了笔记,而课后练习也都完成,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虽然没有仔细检查上面写得对不对,起码这个学习态度是可以肯定的,儿子并没有因为其它事情而忽视了学习。
本来她还打算严厉警告下儿子,让他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现在看来是自己的多虑了,儿子做得比自己想象的好。
小柳看见母亲认真地翻着课本,时而点头,时而微笑,他心里的石头可算是落下了,只要母亲满意,他做得再多也是值得的。
「儿子,我知道你已经开始努力了,不过不要得意忘形,到时还要看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的,」儿子才刚开始转变学习态度,她可不想儿子骄傲自满了。
「妈,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小柳认真地做着保证。
刚刚一说到学习,她的职业病又犯了,才会一本正经地教育起儿子,现在听到儿子的保证,知道也不能太打击儿子的信心。
「好了,儿子,不用这么严肃,我只是希望你能保持良好的学习态度而已,」芮静温和地看着表情如大人般严肃的儿子,脸上绽起了微笑。
小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能让母亲满意,比起自己学习的辛苦重要多了,毕竟,他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捏在母亲手里,
「不过……昨晚的事情……,」芮静突然话题一转。
提到昨晚的事,她心中却还有着丝丝羞意,没想被儿子摸着胸部,竟然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
「昨晚的事情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吧,我不会和你爸说的,如果你成绩下降,连之前的奖励也要收回,」昨晚摸也摸了,亲也亲了,她倒是看开了,而且也有着自己的主动在里面,不好全怪儿子。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她思想会比别的家长更开放,对于叛逆期的孩子,只有让他认同你,这样才能更好的沟通,才能更好纠正孩子的错误,而这次就当做是对儿子的特别教育吧。
知道母亲并没有深究这件事情,小柳也是开心得一把扎进母亲的怀里撒娇,蹭得母亲咯咯直笑。
「好痒啊,坏儿子,你在蹭哪里啊!」芮静娇笑着,她并不介意这样的身体接触,因为能让儿子这样撒娇,说明她作为母亲,得到了儿子的认同和喜爱。
经过了昨晚的亲密,到现在坦然接受,做为第二个和她亲密接触过的男性,芮静心里反而对儿子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时候,小柳一直用脸蹭着母亲那双豪乳,「妈,现在我想洗个澡,全身感觉黏黏的不舒服,」这次是他主动提出了要求。
芮静突然想到,昨晚儿子射得到处都是,那时只是帮他简单擦了一下,现在确实需要好好洗一次,所以也就同意儿子的要求。
小柳显得非常热切,拿起了新衣物就往卫生间方向走,边走还边催促母亲快点。
「急什么儿子,慢点又少不了你一块肉,我还要回房间换身衣服呢,」早上芮静外出买菜回来,还没来得及换下衣物,就开始做饭了,现在既然要帮儿子洗澡,肯定要换上比较宽松便于动作的衣服了。
回到房间里,芮静打开衣柜开始翻找合适的衣物,小柳在卫生间等了一会不见母亲,也来到母亲的房间门前,芮静并没有把房门关上,家里又没有外人,对于儿子,她并没有任何的戒心。
只见母亲的黑色职业窄裙已经褪下,领口处带着花边的白色衬衫完全解开,敞开的衣襟里,丰硕肥美的乳房被白色的蕾丝胸罩包裹着,高高挺起的美乳硬生生挤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沟,浑圆的翘臀上穿着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堪堪遮住那隐隐若现的神秘地带,略显丰满的腰身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反而将她成熟的胴体彰显得淋漓尽致。
小柳在门外看直了眼,不停地咽着口水,连空气里都散发着这种撩人的诱惑。
芮静拿出了昨晚的肉色薄丝袜优雅地穿在美腿上,脚上换了一双带着绑带的性感细跟高跟凉鞋,现在的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随意地在试衣镜前转了两圈,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材高挑、袅娜娉婷,微笑中带着自信,到了她这个年纪,还保持着这种身材是特别难能可贵的。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咳嗽声,芮静转头看到儿子就站在门外面,不过她倒也没有多少介意,因为之前就没有把门关上,何况现在她又不是裸体,还穿着内衣裤的。
小柳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看着自己母亲的身体,直看得他忘了咽口水而被呛到,现在被母亲发现后,他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转身离开。
在小柳转身的一瞬间,芮静注意儿子的裤裆鼓鼓的,显然小鸡鸡已经勃起来了。
不一会,母亲已经换好了衣服来都卫生间,瞬间小柳的呼声急促起来,母亲那乌黑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美腿上套着薄薄肉色丝袜,而身上穿着的是昨晚那件黑色蕾丝吊带睡裙,因为是白天,光线充足,那薄如蚕丝般的睡裙特别通透诱人,可以清晰看到睡裙里若隐如现的透出母亲那雪白的肉体,可惜母亲身上还穿着胸罩和内裤,并不能使小柳看到母亲私密处。
其实芮静倒也不是故意穿成这样的,这条睡裙只穿过一个晚上,没必要在换新衣物,而且等下帮儿子洗澡时,或多或少都会沾湿衣服,到时直接换洗出来就可以了。
在这个卫生间里,小柳就像是在自己领地的国王一样,挺直身板,裤裆下高高鼓起,眼睛毫不忌讳地直勾勾看着性感的母亲。
「妈,快点啊,等得我脚都发麻了,」站着的小柳催促着母亲。
「急什么啊,脚麻不会自己搬凳子进来啊,既然你这么想站着,那就站着洗吧,」芮静不由分说地把儿子全身都脱了个精光,拿下花洒,芮静慢慢冲洗着儿子的全身。
小柳就这样站着享受母亲的细心服务,母亲那白花花的肉色在他眼前晃动,好像触手可得。
不过芮静显然没有理会儿子的感受,快速地清理一番后就准备停手了,昨天儿子已经射了两次了,就算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她还是有些担心儿子的身体状况。
小柳看到母亲并没有关注他已经胀大的鸡鸡,有些不满意的撒娇道:「妈,我下面还没洗干净呢,帮我多擦一下啊。」
「小坏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昨天你都来了两次,今天不能在弄了。」
听到母亲这样说,小柳可不敢违背母亲,现在他们母子的关系正在上升阶段,他可不想惹母亲生气,不过刚刚升起的欲火又让他不想放弃。
这时母亲转过身去拿挂起来的干毛巾,小柳恶作剧般用手轻轻撩起母亲的裙摆,在那硕大的肉丝美臀上捏了一下,母亲的臀部丰腴而充满肉感,虽然肥大却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
「别闹,」感到自己敏感的臀部被儿子捏了一下,芮静娇躯轻颤,笑着拍开了儿子的手。
「妈,你的臀部怎么又圆又大啊,」小柳装着天真的问道。
「不要问这么羞人的问题,那个是天生的啦,」母亲的臀部确实比起一般的女人还要大一圈,加上苗条的腰部,那体型就像个葫芦一般。
小柳可不想这么简单就放过母亲,期待地说道:「妈,今天不用你帮我搓下面了,不过我想摸一下你的乳房。」
「真拿你没办法,可以给你摸一下,不过我是不会帮你弄下面的,」芮静想了想,答应道,既然昨晚已经被摸过了一次,那么现在的第二次也就这样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