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本站网址: www.94chengren.com

枷锁


第一章唯有沉沦
入夜的小区静谧清冷,稀落的灯火似乎暗示着夜已深沉如墨!
【老公,早点睡不要太晚了。】老婆温柔的对我说道。
【嗯,宝贝你也休息吧。我处理完公事就去陪你,乖啦!】我知道这个时间点是老婆要休息的。
【哦,那我先睡啦。】老婆打着哈欠娇慵的伸着懒腰走去卧室。
看到卧室的门一关上,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一个网页,网络速度很快一下子网页就展开出现在屏幕上了,xx聊天室!
一个月前上网浏览时偶然的看到这个聊天室,出于好奇点击进入。从此,我的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群边缘人,他们有着被这世俗社会所不容的另类情感——希望自己女人被人玩弄。是的,就是被中国男人最不齿的最痛恨的戴绿帽!只是这里的男人们是渴望被戴绿帽。从最初的好奇到疑惑到接受再到现在内心极度的渴求,这一个月,我完成了一个戴帽男绿油油华丽丽的转身!
聊天室里已经很热闹了,我像往常一样静静地看着他们谈论着自己的老婆或女友被野男人操弄、迷奸、羞辱,那些最低俗下流的文字,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撩起我内心深处的那股淫妻欲望。
【来啦,斯文男人。】一个私聊窗口跳了出来。【你好,眼镜侠。】我礼貌地打个招呼。这个网名眼镜侠的男人是我在这个聊天室里第一个认识的人,很会聊天,很能揣摩人的心理。在他的引导下,内心深处潜藏的那股欲望慢慢的被激发。后来在他强烈要求下我给他发了我老婆的照片,毫无疑问很少有男人会不被她吸引,即便是看不见脸的照片,白皙的皮肤,青春靓丽的姿态、时尚潮流的装扮,特别是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当然还有我最为着迷的屁股!滚圆挺翘。
【嘿嘿,老婆睡啦。】眼镜侠发了一个信息过来。
【嗯,你怎么知道的。】
【嘿嘿,看你每次都这么晚才上来,猜也猜到是等老婆睡了偷偷上来的。】
我看着眼镜侠发过来的这句话,后面还带着一个做吐舌头的鬼脸。心里发笑【这小子,还真会琢磨。】就发了一个竖大拇指的图标。
【斯文男人,你来晚了,错过好戏咯。】
【什么?】
【嘿嘿,刚才有个网友发了偷拍他老婆睡觉的视频,太他妈刺激了!】
【真的啊?!】我的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想到他的老婆光着身子被拍下来,还给这么多野男人视奸!如果是茵的话,肯定有很多人会对着视频打飞机吧!幻想着把自己的大屌插到茵的骚逼里,滚烫腥臭的精液射在茵绝美的娇颜上!我的脑海里不停的意淫这些画面,胯下的鸡巴硬的发烫。
我迫不及待地发了过去【可以给我吗?!】
【嘿嘿,很刺激是吧,你的小鸡巴是不是硬了哦?!其实最爽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个网友!他老婆还不知道被自己的老公给出卖了,大白屁股,臭骚逼、肥奶子、早被野男人们看光了!】,
【嗯,能发给我吗?】我的情绪被眼镜侠的这些话完全左右,觉得好像就是茵的大屁股、骚逼正在被大家视奸!
【他妈的小鸡巴,就知道做伸手党,想看来交换啊。】眼镜侠的口吻明显带有侮辱我的味道。不知怎的,今天被刚才网友偷拍老婆视频的事刺激的我有点眩晕。竟然,不在意眼镜侠的口吻,反而心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怎么交换啊?!】心里隐隐觉得会不会是也要我偷拍茵的视频?!一想到那个场景,激动的手指微微发抖,似乎还有些期待!
【操!你妈了屄!当然是偷拍你骚逼老婆的视频来交换啦。嘿嘿,你老婆不是去睡了嘛!贱货,现在就去拍你老婆的大白屁股,臭骚逼、肥奶子给野男人们看!】喉咙发干,艰难地吞咽着口水,左手飞快的套弄着滚烫的鸡巴。【啊……啊……】舒爽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发出似有若无的呻吟。
内心早已渴望答应这种交换,残存仅有的一丝理智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行的!
不能答应!万一出问题……!!!】
就像是洞悉我的想法似的,眼镜侠适时地给了我一颗重磅炸弹,把我那一丝残存的理智炸得粉身碎骨!【兄弟,别拍到你老婆的脸,这样大家谁都不知道你们是谁!这种事对淫妻的绿奴该有多刺激啊!自己心爱的老婆被野男人看光了,奶子、肉屄、大屁股、屁眼一个都不漏啊!为了公平,我先给你发那个网友的视频,你看了就知道有多爽了。】
【嗯。】艰难地发出这个字,我瘫倒在椅子上,有种虚脱般的快感。
视频里的画面昏暗,可能是灯光微弱的原因吧,随着画面的移动,明显能听到一个男人喘息的声音。
【等会我也会这样子了!】我有点自暴自弃地喃喃自语。
电脑里的视频画面转到一个房间里,床上的薄被下有个隆起的人形轮廓,慢慢地接近……接近……
我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视频里那个人似乎有点犹豫,手好几次伸向那床薄被又缩了回来!【他妈的!
快掀啊!】我气血上涌闷声地对着视频喊着。
终于,薄被掀开了一个角!一双匀称的小腿出现在画面里,脚踝上还系着一条脚链。镜头缓缓地上移,晃得厉害!我突然有种感同身受异样感觉,自己老婆的大腿根部,那块神秘的桃源处就将赤裸裸地展现在野男人们的面前了,他们如一群饿狼般赤红着双眼,随时扑上去疯狂地吞噬无助的猎物!恍惚间,茵瑟瑟发抖躺卧在中央,娇美的容颜尽是绝望和悲伤,周遭无数双赤红的眼眸散发着情欲、冷酷和凶残!心脏有一种被尖锐物刺穿的痛感,转瞬间,化成一团难以自抑的情欲!痛有多深欲就有多浓!
视频画面嘎然而止,播放器回到起始状态。我已无法冷静地面对眼前发生的状况,
【怎么回事,视频怎么只有一半啊!】怒气让我的手指微微发抖。
【呵呵,兄弟别发火啊。做人要公平嘛,你都看过一段了,也该发一段你老婆的让兄弟我过过瘾啊!】
【刚才看得爽吧,第一次看这个视频的时候老子的鸡巴都快要炸了,那个男的会多爽啊?!你不想试试这种滋味吗?尝尝你小鸡巴爆炸的滋味!】
看着这些信息不断地发来,我仿佛看到眼镜侠坐在电脑的那一头有恃无恐的卑鄙笑容,充满耐心地等待着愚蠢而卑贱的猎物自动上钩,而我就正是他的猎物!
犹如毒品般使人上瘾,我知道,刚才痛到极致的肉欲快感我已无法摆脱,明知道罂粟花美丽妖媚但却致命,我还是难逃它的吸引!
【我该怎么做……】潘多拉的魔盒悄然开启……【哈哈!带上耳麦,打开笔记本的摄像头,听我指挥!】
手上的轻薄电脑几乎没有重量,双手还是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心里苦笑,现在是真真正正体会到刚才那个男人的感受了。
【喂,喂。】耳麦里传来眼镜侠的声音,应该年纪不大,多年的商场历练让我直觉他是个有心机的人。
【听到了。】我机械地回答。
【呵呵,斯文男人,声音听着挺斯文的呢。】
缓缓移动脚步,通往卧室短短的几步路,却给我一种错觉般的遥远。茹或许还没有睡吧!心中升起一股对那个要操纵自己的男人本能地抵抗。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
终于到了卧室门口,我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无法回避。门缓缓打开,茹静静躺在床上,月光照映下显得安谧柔和,乌黑笔直的秀发静静地长长地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颤动……
【太暗了,看不清,快点开灯!】催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行,我老婆会醒的!】我低声微弱的抗议。
【放屁!这样老子还看什么?!马上开!】语气粗鲁中带有无法令人抗拒的霸道。
灯光散发着莹莹的光亮,笔记本视频窗口中,茹的身影渐渐明晰……【好美啊!斯文男人你他妈真有福气,这么漂亮的老婆可以天天操。】眼镜侠的口气中明显的嫉妒。
骄傲和屈辱奇妙的萦绕心间。
【快掀开你老婆的被子,老子的鸡巴硬了。】催促的声音传来,犹如一道催命符!
看着茹均匀的呼吸,嘴角似乎还噙着一丝微笑,全然不知危险正悄悄降临,而罪魁祸首恰恰是她最信任最亲爱的丈夫!
如果迈出那一步的话,或许我的整个生活都会不一样了,这个幸福的家将再也不会回到从前的样子,甚至会被毁掉!?想到这,我无法自抑地颤抖着,是害怕!也同时是自虐情欲的顶峰!
就像刚才视频画面倒播一般,颤抖的手慢慢掀开代表最后一丝尊严的薄被,从这一刻开始墨绿色的欲望海洋将彻底淹没吞噬我,茹的小腿渐渐隐现在画面里,犹如一件无与伦比的艺术品修长,匀称、雪白……【不许耍花样!】一股阴冷的声音像毒蛇般钻入我的脑海。
一声叹息!
镜头终于爬到茹最神秘的器官,蕾丝的白内裤紧紧包裹着生命之源,像最忠诚的卫士守护着代表着贞洁的世外桃源。
似乎是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茹身体微微挪动,眉头暗皱。我急速蹲下身去,心脏有点发疼。
【怎么啦,看不见了!】眼镜侠高声叫着。
我眼睛死死盯着茹,压低声音【我老婆好像要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