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本站网址: www.94chengren.com

少年阿宾之公园


忆如和甘丹离开了阿宾科上的摊位之后,左右都没了认识的人,也乐得轻松,拿着那十张园游券东游西逛,几处走来就用得差不多了。俩人吃喝了一早上,现在虽过了中午也不觉得饿,可是忆如却嚷着说累了,甘丹便想找个地方休息。
「甘丹,」忆如大着胆子提议说:「陪我回家好吗?我家只有我一个。」甘丹不知道忆如的家人都在国外,这才第一次听忆如提起,他自然很乐意,连忙没口的同意了。这时她们刚好逛到一个卖烧酒螺的摊位,忆如高兴的说:「哇!我要吃烧酒螺。」这摊上的烧酒螺已经卖得快没有了,甘丹掏出仅剩一张园游券,那摊上的学生干脆也将最后的几勺螺都舀到一支袋子中全给了她们,忆如高兴极了,和甘丹走出学校门口,叫了计程车往她家里回去。
来到忆如家,她已经出门多日,冰箱里不会有准备什么东西,便胡乱弄了一些饮料来给甘丹,让他先在客厅坐着,自己去换了一袭家居的宽松连身裙,让装扮舒服点。然后她拿出那一大袋烧酒螺,拉着甘丹上她家的天台。
原来她家的天台还搭着一棚花架子,种着不浓不疏的九重葛,花架下藉着棚柱,拉起一条绳网吊床,旁边散放着几把白色塑胶制成的靠椅和一支小圆桌。
忆如将圆桌搬到吊床边,把烧酒螺的袋子摊放在上面,挪过一把椅子示意甘丹坐,自己跳上吊床,快乐的一边摇晃一边捡起螺来吮着,甘丹正好坐在她脚旁的位置,看着她俏皮迷人的模样儿憨憨地笑。
她们聊着天,忆如吃过就随手将螺壳往地上丢,那烧酒螺每支都有一片小小的圆瓣,忆如也故意左右乱吐,甘丹觉得她的举手投足都十分可爱,不由得看痴了。
忆如吃着吃着,不经意的缩起两膝,侧弯到离甘丹的一边,她若无其事的既续挑着桌上的螺,明知道向着甘丹的小屁股一定会因此走光,她故意不去看他,甘丹则是小鹿乱跳不已。甘丹坐这样的位置,忆如的大腿就已经若隐若现,本来他还不好意思将视线停留在太不规矩的地方,多半是注视着她穿着短袜的一双脚,即使如此,甘丹还是认为光这双脚就非长动人的了。
现在忆如曲过双腿,短短宽宽的灰白色裙子底下春意无限,他如何能视而不见?她白幼光滑的大腿和被鹅黄色内裤托着的臀部,以美丽的角度呈现在他眼前,而且这么地靠近,他甚至看到了绳网在她的臀肉上陷入,造成某些地方特别突起,他好心疼啊,多想摸摸。她那肥肥的阴阜被包在两腿之间,啊!太亵渎美人了,甘丹嘴干舌燥,心跳如捣,连忙端起忆如给他的饮料,悚悚的喝下一口。
忆如注意着他的反应,还是笑笑的在同他说话,假装不晓得裙子底下的穿梆,仍然吸着烧酒螺。
「啊呀!」忆如突然说:「糟糕!你瞧我吃得满衣服都是!」原来她吐着螺瓣,那小东西随风乱飞,有一些没落到地上反而黏回她的上衣来了。她那件家居服并不太厚,几片小小的黑点明显的斑在丰满的乳房上,伴随她的呼吸在起伏着。忆如撒娇起来,她向甘丹说:「嗯,帮人家拨掉,我手脏。」甘丹难以相信能有这样的美差事,他挪位靠进忆如,举起发颤的右手,艰辛地伸到忆如上身前,忆如骄傲的挺起胸膛,甘丹笨手笨脚去拍那些螺瓣,完全不知轻重,一接触便觉得满手均是软绵绵的美肉,连忙退缩,再重新去拨,但是不管如何,终究是会摸到忆如的乳房,忆如红了双颊,似笑非笑,深情的凝望着他。
甘丹左拍又拨,好不容易将那恼人的螺瓣都清除了,忆如又将他的手执住,并且往她那儿拉,甘丹少说也有七十公斤,却轻易的被忆如拖到她身边,忆如躺在吊床上,双臂一勾,将甘丹压俯到眼前,她仰着脸闭上眼睛,傻子也知道她要什么,甘丹觉得心脏快要从嘴巴跳出来了,忆如美丽的脸庞几乎要让他窒息。
「下雨了!」甘丹顾左右而言他。
真的下雨了,雨点「毕剥」的打在水泥地和棚架的花叶上,忆如恨恨地将他揽紧,移樽就教,自己吻上他的唇。
甘丹辛苦的弯腰弓腿,怕压到吊床上的忆如,这是她们第二次接吻,甘丹偷偷的张着眼去看忆如,忆如淡淡的柳眉,双眼眯成媚人的一条线,长长的睫毛在连连颤扬,偶而轻开启眼帘,眼珠子却是失神迷惘没有焦距,甘丹这样子靠近地见到她迷乱的表情,心绪冲动起来,重重地将忆如抱紧,自己已无法站立,免不了也压倒在吊床之上,幸好那吊床结实,俩人嘴儿相亲,在空中摇荡着,灵□彷佛漂浮在云端一般。
雨逐渐绵密起来,可是俩人都不愿分开,甘丹抬起头,手掌抚在忆如颊侧,仔细的观看她的五官面貌,忆如心里高兴极了,雨珠不断的飘落在她脸上,甘丹便会温柔的替她拭去,多么Romantic的午后啊!
「忆如,我们回屋子去。」甘丹不忍她淋雨。
「不!我想留在这里!」忆如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雨又大了点,有点冷,可是俩人的身体都很热,雨丝打湿了他们的头发和衣服,忆如搂着甘丹一翻身,「小心!」,甘丹怕她摔下去,双手扶着她的臀侧,她已经跨坐在甘丹身上。
忆如双手拨弄秀发,仰脸迎着雨水,「好美啊!」,甘丹看得都傻了。
她身上越来越湿,家居上衣开始贴肉浮形,虽然那布料并不透明,可是忆如的身材是那样地玲珑健美,终究还是凹凸可见,忆如又感觉到甘丹的身体在变化,因为她恰巧坐在那里,忍不住她自己也感到一股股的温暖,水份正好也在那里分泌。
雨越来越大,忽然间简直倾盆而下,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周围除了雨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世界上除了她们也再没有别的人。
甘丹的双手沿着忆如的腰枝往上摸,扶到她的腋下,忆如就顺着向前略倾,双手撑在他胸膛上,如此一来,她的一对肉球便吊在胸前,虽然黏着衣服,形状反而更加迷人,甘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把右手手掌移过来抓住她的左乳,并且抖着手抓捏起来,真好,这就是女性的乳房吗?肥肥软软还带有弹性,实在太好了。忆如平静的看着他,就像这是理所当然一样,甘丹再去摸她右乳,她甚至闭起眼睛,完全由他抚弄,她偷偷的,用下身去磨甘丹的裤档,她发现那里有如铁石一般的坚硬。
甘丹的左手放回忆如的腰溕,然后又往下滑,触到她白白的大腿,并且伸进她的裙摆里去。
「嗯,你要作什么?」忆如问。
「我要你!」甘丹诚实的说。
忆如心中一阵激动,伏身将甘丹抱住不停地亲吻,然后又坐直起来,双手交错,将那居家服缓缓的撩起。
甘丹先看见她曲曲的腰,结实的小腹,然后鹅黄色镶着浅蓝边的胸罩托起一对丰满的奶子,忆如将那居家服完全脱去了,年轻的胴体散发无比的魅力,甘丹闷吼一声,突然弹起身体,直接一百八十度将忆如压倒在身下,忆如两条腿因而举在空中舞了一阵才放下,幸好那吊床承受得了这番折腾,花棚上一些累积的雨水纷纷觫觫落下,甘丹压着她的肩膀,又说一次:「我要你!」「我……」忆如小声的说:「我是你的。」甘丹这时无师自通,粗鲁的脱去自己的上衣,再解开长裤带扣,忆如咬着唇不去看他,他跪在绳网间挣扎的将裤子脱去。
四周哗啦的雨声表示这雨没那么容易善罢干休,甘丹全身赤裸,经常运动使他身体结实强健,清楚的腹肌比阿宾还更有劲,他一伏身在忆如身上,嘴巴在她脸上乱吻,下体则是到处乱闯,惹得忆如「呵呵」又气又笑,轻打了他的肩膀一下说:「冒失鬼,我的裤子啦……」他才恍然大悟,起身要脱她的内裤,忆如执住裤头,说:「你不准看!」他乖乖地将头偏开,忆如双腿举起,将内裤脱去,放下双腿,又反手解开胸罩,才张臂说:「抱我!」甘丹马上饿虎扑羊,他没有经验,不知道要事先调情,幸好忆如已经准备就续,他的一根肉棍半天找不到门路,忆如也任他去摸索,不方便出声指点,终于他撞对了地方,探进了一颗头去。
「哦……」忆如没叫,甘丹倒叫起来。
忆如这时必须假意皱起眉头,她在甘丹耳边说:「轻点,我痛!」甘丹却疯狂了,他打娘胎起首次尝到被女穴包围的滋味,他受不了了,他奋力的往下插,他要进去,全部进去。
所幸忆如不是真的处女,否则如何承受得了,她心中暗道声「惭愧」,还在想甘丹的阳根不知是否和体格一样雄伟,他已经到底了,果然又涨又满,顶得花心一阵一阵发麻,不过她还不能露出快乐的模样,她轻轻的抽噎起来,躲在甘丹怀里说:「好痛!你好坏!」甘丹果然舍不得了,他爱怜的捧着她的脸,连说:「对不起!」忆如摇摇头,然后抱紧他,甘丹的鸡巴放在她穴里觉得左右不妥,就慢慢的抽送起来。甘丹的姿势作起爱来确实辛苦,可是他初识情味,心中一把火非得烧完不可,还是就这样一插一插的,用力的摇摆起屁股。
忆如其实一开始就很舒服,甘丹的本钱又那么好,可是她不方便表示,等甘丹插了几下,真的忍不住了,她才「嗯……嗯……哼……哼……」的呻吟出来,甘丹比她还承不住气,也已经「唔……唔……」的发出痛快的喘声。